首页 > 行业资讯

行业资讯

社论丨对金融科技创新的监管需兼顾灵活性与防风险
来源:21世纪经济报道 发布日期:2019-8-30 点击次数:315

日前,中国人民银行印发《金融科技(FinTech)发展规划(2019-2021年)》,显示出中国发展金融科技的雄心。

在发布前后,一直以来,市场和业界对金融科技的监管更为关注。金融科技是新一轮科技革命和产业变革的产物,人工智能、大数据、云计算、物联网等信息技术与金融业务深度融合,为金融发展提供了创新的空间。作为一个新兴事物,在其可以确定性带来很多好处的同时,也有很多不可知的潜在风险,对于成长进程中的金融科技,不可能提前给出明确的监管规则。尤其是对金融科技的监管并非是对新技术的监管,而是对其应用于金融业的监管,本质上是金融监管,更要谨慎。

金融创新往往会制造金融风险,因为金融创新活动产生的风险不可知,导致监管滞后,当发现风险时风险已经产生。比如美国华尔街在衍生品领域的创新制造了次贷危机,中国金融创新及其影子银行繁荣的同时也带来一些风险。但是,金融创新对竞争性的金融业而言具有巨大的利益动机,谁领先创新谁就会占据优势,因此创新主体通常倾向于更大胆的试验,所以,监管需要跟上。

近日,前央行行长周小川就警告说,不要轻易相信一些供给方的宣传。有人鼓吹颠覆性技术、革命性技术。这么做有时只是为了卖自己的产品,有时也是要排斥、打击竞争对手;当切实加强监管时,还可能得打舆论战。也就是说,他十分警惕有人以技术革命的名义阻碍监管。在他看来,出现一个新科技,如果原来的调控传导渠道被完全冲破,无法工作并实现目标,但又没有新的调控系统,这时候可能就会面临一些挑战。因此,必须加强监管。

当然,市场也有不同声音。马云日前表示,互联网金融和传统金融最大的差别、区别或者优势,在于它风险极低、效率极高,其实大家老是担心互联网金融的风险,真正的互联网金融并没有那么大的风险。相反,他认为技术是发展出来的,不是监管出来的,监管是监管不出好的金融,不是说发展一定会带来风险,监管就没有风险。有时候不恰当的监管本身就是巨大风险。

金融科技监管中一个关键问题是,BigTech(大型科技公司)是否可以控股金融机构。传统上,是金融机构通过金融科技深化金融创新,现在出现了BigTech依靠科技优势进入金融领域,这是中国特有的现象。周小川提出要警惕寡头垄断。因为BigTech能用补贴的方式吸引客户、扩大流量,实现“赢者通吃”。清华五道口金融学院教授谢平则认为BigTech如果控股金融机构,则会存在数据垄断,还有交叉持股,关联交易等问题,非常难监管。

目前,在发展金融科技过程中至少在两方面给出了明确的监管要求。首先,就是准入监管。国务院近日发布的《关于促进平台经济规范健康发展的指导意见》,其中要求涉及金融领域的互联网平台,其金融业务的市场准入管理和事中事后监管,按照法律法规和有关规定执行。设立金融机构、从事金融活动、提供金融信息中介和交易撮合服务,必须依法接受准入管理。这也是吸取P2P的教训,准入监管必然会抬高门槛,也尽可能降低创新可能带来的一些风险。

其次,数据隐私保护。本月21日,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表示,个人信息保护法已经列入了本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的立法规划。本月28日中央网信办表示加强数据安全管理和个人信息保护,开展APP违法违规收集使用个人信息专项治理。早在去年,央行主导下成立了百行征信有限公司(信联),把阿里、腾讯等BigTech,以及1000多家网贷平台的征信数据全部聚集起来,统一监管。央行关于金融科技规划的文件表示,要在“切实保障个人隐私、商业秘密与敏感数据前提下”,实现数据资源有机整合与深度利用。建立金融信息安全风险防控长效机制,保障身份、财产、账户、信用、交易等数据资产安全。

应当说,中国是全球最积极推进金融科技创新的国家之一,正因为是先行者,没有别国提供的经验教训,所以,在监管方面需要给监管者更多的灵活性、主导性。我们必须承认,金融科技的快速发展会导致一些金融业务边界逐渐模糊,金融风险传导突破时空限制,给货币政策、金融稳定、金融监管等方面带来新挑战,我们也应该警惕和防范其风险。

上一条: 上海首提打造全球智联网络枢纽城市 正编制AI产业发展路线图
下一条: 深圳探索垃圾分类立法:居民需购置专用垃圾袋,起罚点由500元降至50元